Jay Fai令人念念不忘的炭火铁锅

Appia的主厨Paolo Vicaletti除了建议我去位于Spring&Surnrner的农夫市集(2015年底已歇业),这推荐了我Jay Fai餐厅 。

「Jay届的女主厨真是太酷了,她娇小的身体却拿得动黑色的铁锅,在木炭烧的火上忙来忙去!你一定要去试试看她的Drunken Noodle。现在几点?十一点。 她开到凌晨二点,我都是差不多这个时间去吃,你现在可以过去。」光是主厨Paolo Vitaletti的推勅,就已经让人对Jay Fai信心大增,加上听到「铁锅」和「炭火」等关键词,说什么都要前往距离我们活动范围Thong Lo站遥逑的Hua Lamp hong Railway站附近一探究竟。

司机将我们载到Jay Fai附近,一整排餐厅因为没有吴文标示而稍难辨认,但在当地人的协助下,我们很快找到今晚的目的地。Jay Fai空间不大.简单摆着几张桌椅.原本以为是当地小店的规格,看到菜单的价钱-惊,心想怎么那么贵。于是决定把点餐大权交付给友人,起身走向正在忙碌的主厨。

娇小的主厨目测不到150cm•只见她快速的打蛋,混合蟹肉后将食材放入锅内.开始拌炒。木炭上的炎炎热火烧得正旺,主厨一下忙这个锅.-下顾那个锅,熟练的动作彷如Live秀一般令人目不转睛。一份CrabOmelette (蟹肉蛋卷),要等 10多分锜的时间现做.过程需不断的翻滚及淋油,才能将口岷及火侯维持在最佳状态。加上炭火无法控制火的大小,必需不断得移动锅子,一下把锅子举高.一下火不够了又要加炭,极需功夫。我愈看愈兴奋,跳着回到座位跟朋友说:「我 要吃CrabOmelette !」

Drunken Noddle首先上桌,在木炭加铁锅的烹煮下,镬气十足.所有的海鲜不只新祥.更是高质量的美味。份旦虽然不大,但吃得很满足。这时,我期待万分的Crab Omelette接着上桌。我必须说,把Omelette划开的那一刻真是惊喜!因为一划开看到得不只是蛋,而是满满的蟹肉。保守估计,一份蟹肉烘蛋就使用了约五只螃蟹的蟹肉量,让热爱螃蟹的我大呼过瘾。原本看制作过程还担心会有点油,没想到一直到整餐的尾声,等料理温度都降下来了再吃,仍然不显油腻,可见厨艺之高超。

Jay Fai的女主厨其实是中国移民,和第二代子女定居在曼谷,我们试着用中文或台语沟通,但宣告失败。在她身上,再次看到我祖母那辈坚毅女人的精砷.不管外表再娇小、再秀气,但坚毅的灵魂和储性却让人佩服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